秦歌吹@死鱼一条

这个人懒得没有介绍

我们仍然不知道韩信做的巧克力为什么那么苦(3.15午)【白情三日贺】

*cp信白,邦良


*文笔


*不知道写什么了干脆庆贺一下正文完结


*就算卵用没有也要把老公和他老婆拉出来溜溜。


*3.15午。





李白第二天清晨就回来了,怀着有点少女的心情去了教室却没看见韩信。韩信正逃了课在宿舍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呢,还把本来想补觉的萧何气的跑去了图书馆。

韩信手边的纸盒里放满了烟头,他的嘴唇干裂,张开嘴的时候有种皮肉都被撕裂开的痛感。他摁灭了最后一根烟,把空空的烟盒扔进了垃圾桶,起来换上运动服去往食堂。却在门口看见了李白,他顿时僵硬了,不知道应该转身就跑还是扑上去抱住他。李白在和刘邦说话,表情有点紧张,他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去,站在原地不动,连几个平时玩的很好的朋友的问好也忽略了。倒是李白听见有人喊韩信,转头看了过来,唇角的笑容加深了几分,明明是很有感染力的笑容,韩信却忽的感到眼角有点酸涩,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又被李白拉住手拽了回去。

韩信僵硬着身体,被李白拉着去打饭,从刘邦旁边经过的时候给了刘邦一个求救的眼神,刘邦特别明显的转过头去假装没看见,气的韩信隔得老远给他竖了个中指。刘邦一点不在意的邓摇了片刻,拖着临时找来的基佬紫帮手并他的媳妇一起回了宿舍。

另一边李白拉着动作僵硬的韩信坐下,韩信刚放松下来,李白就侧过头来问他昨天收到了多少巧克力。韩信吓了一跳,手一抖把刚夹上的肉掉回去了,对此,李白嗤笑了一声,韩信有点尴尬,赶紧把问题抛了回去。

“我啊?不记得了,反正我都给舍友了……可惜没收到我想要的那份”韩信猛地抬起头,李白手撑着下巴,侧头看着他,对视了片刻便移开了视线,脸竟是有点红了。韩信只觉得心脏停跳了一瞬间,然后蹦的更加欢快了,他感觉脸有点热,也转过眼看着餐盘,似乎突然对手里的筷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两个人静静的坐了一会儿,即使在喧闹的食堂里,韩信总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大的有些太清晰了,他有些坐不住,忍不住抬眼去看李白。那人的眼神飘忽,脸上有一抹可疑的红晕,纤长的手指不停的绕起耳边翘起的那缕棕色的发,似乎感受到他的视线,李白的视线往这边移了一下,发现韩信一直看着自己,立刻转头看向了相反的方向,露出的脖颈有点泛红。韩信看着这反应,有点懵,还有点高兴,咬着筷子沉思片刻,把筷子“啪”的扔在桌子上,拉着李白的手腕把他拽了起来往外面跑。

韩信有点忐忑,睡眠不足导致他的大脑一片混乱,他怕李白问他要干什么,现在的他是回答不出来的,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说一句干你敷衍了事。

好在李白什么都没问,自己握住了韩信的手,韩信脚步一顿,随即装作没有什么事情的样子加快了脚步,分明的感到手上黏糊糊的,也不知道是谁出了汗。

韩信一边拉着李白往宿舍跑一边担心李白嫌弃自己乱七八糟的床铺,又想起这两天自己抽的那些烟一点没收拾,不禁涌起拽着李白就跑的冲动。可是这会已经到了门口,再跑反而有点不对,韩信强做淡定,拉着李白进了屋子。然后发现宿舍被整理过了,什么东西都整整齐齐的,看起来都有点像女生宿舍了。韩信懵逼了一会儿,就听见李白调侃他们宿舍里是不是有嫁过来的姑娘了。

韩信忍不住像往常一样回了他一句“不就是你吗?”然后看见李白的表情有点奇怪,耳根有点发红,韩信看了一眼,又移开了视线,脸也有点发烫。

“你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过了一会李白幽幽的开口,韩信这才发现他们两个手牵着手在门口站了半天,一时激动甩开了李白的手侧身让他进来。没想到李白反应极大,扑过来死死的握住了他的手。他闷哼一声,李白这一下把他怼在门上了,大腿还插进了他两条腿之间,姿势有点暧昧,然而韩信还没反应过来,还自顾自的心疼自己被攥的骨头都有点痛的手。等到李白反应过来松开手后退开来的时候,韩信刚刚发现有哪里不对,他看着李白伸手捂住了脸,突然有点不懂自己这位哥们脑袋出了点什么问题。不过还是抓紧机会去书桌上拿了那盒巧克力塞在李白怀里,好在自家队友辅助打的强悍,连巧克力都给他包好了,韩信没有想到会有什么阴谋,他只是期望那些家伙把巧克力换成刘邦那种而不是他自己的,没什么原因,就是实在太苦了。

韩信平复了一下情绪,深呼吸两口打算告白,结果看着李白修长的手指挑开那个打的十分漂亮的蝴蝶结,不自觉的忘了呼吸,打好的草稿一下就乱了,演习了很多遍的告白这一下就全憋肚子里了。韩信有点委屈,然后看着李白展开那张被胶带粘着的情书,脸刷的红了,瞬间给刘邦的助攻服务刷了100个差评并决定退货。

这是自己写的第一封,文笔乱七八糟用词极其令人羞耻而且包含了很多的荤话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韩信现在非常后悔,他前天晚上应该把纸撕的碎一点或者干脆把刘邦撕的碎一点,就能避免现在的尴尬了。

李白一本正经的看了情书,又抬头看看韩信,根据纸张这个裂痕他就能看出来这是韩信丢了不要的版本,但是看着韩信已经变得和头发一个色的脸以及生无可恋的表情,李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劣根性想折腾他一下。

于是他把情书糊在了韩信脸上,抱起胳膊坐在了床铺上,对着拿着纸的韩信扬了扬下巴“读出来,不然我不接受。”

愚蠢的韩信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已经答应了,只顾着生无可恋的把这篇在他眼里堪比小学生日记的情书念了一遍,为了掩饰尴尬表情极其严肃,忽视不正常的肤色大概就是发表着论文的老学究了。

李白也意思意思一脸严肃的听着,看韩信一会卡壳一会绝望的咳嗽一声跳过某些片段,终于忍不住抖着肩膀笑了起来,起身过去搂了下韩信的肩膀说了句我接受了。

韩信吓得手一抖又把情书撕成了两半,他还有点懵,但这不妨碍他对这天大的喜讯表达他激动的心情,他抱起李白转了两圈,然后因为刚刚紧张到缺氧,体力不支和李白一起摔在了床上。

李白的脸就在他的眼前,嘴角挂着熟悉的,又有着微妙不同的笑容,韩信只觉得心被轻轻的瘙了一下,他忍不住凑过去碰了碰李白的唇来缓解这种悸动。

李白笑的很开心,也凑过来亲了他一下,凌乱的短发蹭着韩信的额头,于是韩信也笑了起来,收紧了搂在李白腰上的手臂。

“李白,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韩信。”

他们现在还这么年轻,而一辈子,长的令人发慌,很多事情,他们可以慢慢的,一起去做,一起去想。



————没了!!!!!是不是甜啊你们说!!!后面可能还有番外,嘀嘀嘀的那种,如果开起来了我就发,翻了的话,嗯……

【回头一看日期打错了可把我难受死了赶紧改改】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