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歌吹@死鱼一条

这个人懒得没有介绍

我们仍然不知道韩信做的巧克力为什么那么苦(李白特别篇)【白情三日贺】

*cp信白,邦良

【本篇含有少量双兰虽然我没点明木兰,你们也可以把长恭想着的人当成我我一点都不介意甚至很欢迎。】

*文笔

*真的困死我了,这篇有点乱了。

*我放弃了劝你们评论。慢慢吃小心噎着

*李白的3.14。


“我今天出去住一个晚上。”李白扒拉着衣柜里的衣服,挑了套西服穿上了,回头对着落地镜照了照,人模狗样的,挺好,估计走个路就能迷倒一群妹子。

李白抹了把头发,去洗手间把高长恭的发胶拿出来,撩起刘海固定住了。回头看高长恭,他眼睛还盯着手上的盒子,看都没看他一眼,自然也没有什么介意的意思。

但是李白就觉得没意思了,他走过去试着抽了下盒子,没有得手,立刻后退一步躲过了划过来的刀刃。高长恭表情没什么变化,不如说李白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表情,只能从他露出的眼睛里透出的杀气感觉到他非常不爽。

高长恭一甩手腕把袖剑收回去,又低头呆滞的看着那盒巧克力。

李白站着看了他一会,觉得没趣,把发胶扔在他手边,双手插兜走了出去,在门口又被高长恭叫住了。

“不用回来了,去你家男朋友那住”声音比起之前的压抑,透出一股坚定而随性的味道,同时伴随而来的是金属欢快的摩擦声,李白不想去看他又在摆弄什么违禁品,总之这人应该是没事了,八成还要把人妹子拐回宿舍做什么肮脏的事。

罢了。李-妇女之友-白决定放过他,毕竟这人抱着巧克力已经僵直了一个早上,李白出门上课时他是什么姿势,回来时他还是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只有手在盒子上一遍遍抚摸着,动作轻柔的好像在抚摸他那些放在心尖上的刀,表情虽然看不见但大抵也是温柔至极的。就好像怀里抱着自己的爱人……

爱人。

李白的眼神一黯,下意识的摸了把裤兜没有找到烟,骂了一声之后从花丛里顺了根草叼着。

高长恭这样大概是要脱离单身大队了,真好啊,喜欢的人是女孩子什么的。李白低垂着眉眼,在长廊的阴影处停下了脚步。如果自己或者韩信随便哪一个是女人就好了,那样现在也不会有这种事。

他人皆道李白是超脱世俗的谪仙,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不是那种洒脱的,没有烦恼的人。李白固然可以无视他人的责备,忍受生活的困苦,抛下自己现时的一切去往远方,却是无意间为一人拴住了双腿,仅是一时的纵容,再有了意识时,却发现自己的翅膀早因自己迷惑于那人给予的温暖而自愿折断了。恐惧于从未感受过的奇异心情,想要反抗,想要抛下一切再次离开,却发现自己终是被无形的锁链束缚在了那人身边,再也离不开了。李白深切的知道,自己离开韩信,或许会陷入疯狂的思念和悲切,失去理智而走向堕落。可对于韩信呢?自己只是大群朋友中资历比较老的一个罢了,并不是什么必要的存在,就算是离开了,也只是会让他皱一下眉头然后继续自己的生活,这种程度而已吧。

更何况……李白一拳砸在了墙上,随即脱力了一样靠着墙坐下,咬着唇扬高头不让眼泪落下。韩信最近在疏远自己,他总是在自己靠近时躲开,拒绝自己的邀请,有时候甚至不接电话。李白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破绽了,但韩信大概是已经知道他的心意了,今天的试探是给自己最后的机会了,想要一份肯定的答复,想要一份继续留下来的理由。天知道他被拒绝时到底是怎么忍住几乎涌出眼眶的泪水的。“开玩笑的”这种轻飘飘的话说出去,他心里反而越发沉重了。李白已经办理了转学手续,今天说是出去住也是要去找一套房子,既然韩信已经不需要自己了,他便没了留下的必要,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自欺欺人的用他偶尔的关心来催眠自己,让自己相信韩信是喜欢自己的,至少也有那么一点在意。

但是现在梦也该醒了,他们都是独立的大人了,韩信说不定已经有了喜欢的女生,与其留在他身边强颜欢笑为他出谋划策,还不如远离他,实在忍不住,躲在暗处悄悄的看上一眼,说不定他就可以满足了……

李白在墙边坐了一会儿,平复好了心情,起身翻墙逃了出去,刚刚哭的有些腿软,落地时竟然摔了一下。他撩起裤腿看了看,没什么大碍。随即想到幼时也和韩信翻过墙,当时自己还没有韩信高,摔下去之后崴到了脚,韩信便骂骂咧咧的背着他去医务室。或许就是那时喜欢上的吧,那是李白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他人的关心,不用躲在黑暗里自己舔舐伤口,而是将一切交托给别人,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现在开始就没有了。李白勾了勾唇角,平时洒脱的表情现在倒显得有些狼狈而脆弱了。他整理了一下有些狼狈的衣服,打车去了新学校附近观察情况。

虽然有看中的出租屋,今天晚上还是要住在旅馆的。李白光裸着身子在浴室里拖地,听见手机的声音放下拖布走了出去,拿起手机一看,是刘邦的号码。对于那个韩信憧憬着信任着的人,李白有很深的印象,并且下意识的将他当做情敌对待,于是开口的语气不禁有点冲。

“什么事?”大概是让刘邦不爽了,他啧了一声,随即传来了纸张翻动的声音,李白等了一会,几乎想要挂掉的时候,对面的人才开口。只一句就让他乱了呼吸的节奏

“李白,你是不是喜欢韩信?”李白有点窒息,他忙着调整呼吸,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在刘邦也没想要答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韩信喜欢你,今天还做了巧克力要给你表白但是没找到你人呢——现在气的睡了。”

这一发直球甩的有点突然,直接把李白砸懵了,他一时间开始怀疑今天到底是情人节还是愚人节。对面的刘邦又重复了一遍,也没想等他答复,自顾自挂了电话,李白举着电话沉默了。他不知道刘邦是不是骗他的,李白很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又怕这只是个谎言,自己绝对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了。纠结归纠结,李白还是穿起了衣服准备退房回去看看,想起来高长恭的那一句不如说是威胁的嘱咐,又把衣服脱了下来,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试图熬过这注定无眠的一晚。


————一天三更的高产咸鱼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