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歌吹@死鱼一条

这个人懒得没有介绍

我们仍然不知道韩信做的巧克力为什么那么苦(3.14暮)【白情三日贺】

*cp信白,邦良

*文笔渣

*困死我了

*好气哦一群流氓【叉腰】

*3.14傍晚



韩信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张良正坐在他脚边迎着暮光看书,刘邦在下铺一声声叫着张良的字。韩信有点起床气,被刚刚的梦吓到又迫切的想找什么来慰藉一下自己。嫌他吵就往床上踹了一脚,好在隔着被子,倒没有特别痛,只是床摇晃了两下换来刘邦的一声傻逼。他正在扎睡乱的头发,因为李白的事本来就烦的要死再加上起床气几乎要突破那么一点习惯性的畏惧无视刘邦的威慑下去揍死他,可惜刚起身就被张良推回了床上,头磕在了床头上,他抽了口冷气,重新坐起身揉了揉头,给了人一个疑惑的眼神,张良摇了摇头,张口要说话,又因为嘴里含着的东西险些滑落闭上了。

“张良你吃的什么?”韩信被脑后的疼痛整的有点懵,而且他的腿一直被张良压着,真的挺难受,他还不敢把人掀起来,只好想办法把人从自己身上劝下去。

“巧克力。”张良垂下眼睑,目光似乎穿透了床铺看着下面的刘邦,表情和刘邦做的那种巧克力一样甜,整个人都加上了粉红色飘着花的背景。下面的刘邦似乎意识到了,安静下来正经的邀请张良出去吃晚饭。张良唇角无意识的笑容在单身信的眼里刺眼极了,空气中的味道甜腻的韩信有点想吐。他又想到了李白,下意识的想找点事情转移注意力,有点烦躁的把腿从张良屁股底下抽出来三两下爬下了床。萧何在下铺玩手机,他过去抽走了手机顺便牵走了萧何,萧何被他拖到门口,终于反抗了一下,指了指里边,表情神秘的韩信以为他们是在接头的特务“不给君主放开吗?”

韩信跟着朝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刘邦背对着门口被绑在床头,用的是很细的绳子,似乎就是昨天绑巧克力的那种,刘邦似乎完全不觉得哪里不对,翘着二郎腿,在他们离开后嘴里唱歌一样一遍遍重复着张良的名字,看起来完全没有挣开的打算。

韩信转回来和萧何对视,他皱了皱眉,被萧何影响也压低了声音:“他俩干什么呢?”

萧何撇撇嘴,对着韩信翻了个白眼“小夫妻情趣,我不懂。”

韩信又转头看了看还在抖腿的君主,打心底觉得自己宿舍住了两个神经病真是太可怕了,赶紧拉着唯一正常的萧何跑掉了。

“君主他需要去精神科了”韩信嘟囔着,拉着萧何跑了一段,随即因为没有目的地而放慢了脚步。

“赞同……他给了张良巧克力还非得给咱俩一份,说是张良脸皮薄这样容易接受”萧何一脸的生无可恋,从口袋里掏了块巧克力来吃。

“嗯?我没看见啊?”韩信停下了脚步,根据他昨晚看到的,刘邦那份应该是很好吃的,他倒是有点想尝尝了。

“哦,我不是说了吗,他给了咱俩一份。把巧克力给了我,盒子给了你,你睡觉时候压扁了好像”萧何嚼着巧克力,声音有点模糊。

“哈?”韩信猛地拔高了声线,他有点气,多少年的交情了,他竟然连个人情巧克力都拿不到。这就让他联想到了自己这么多年跟在李白身边,他是不是也从来就没有接受过自己,是不是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必要的存在?韩信有点呼吸困难,他后退两步靠在了墙上,眼神涣散的瞅着走廊掉了漆的墙壁。

“没关系的吧,反正姑娘们都争着抢着给你送巧克力”萧何没想到韩信反应这么大,眨了眨眼睛,为了压惊又把一块巧克力放在了嘴里。

“我……我自己静静”韩信转了转眼球,强行压下了心头的不适感,晃荡着去商店买烟,和收银的小妹多聊了一会,出来之后天有点暗了。他没什么吃饭的心情,点起烟回了宿舍,刘邦和张良已经出去了,剩下萧何一个人开着笔记本打lol,看见他嘴里的烟皱了皱眉“灭了再进来”

韩信嘀咕了一声矫情,又想到李白绝对不会在意这种事,顿时心里又憋屈了。那又有什么用?能在你旁边看着你抽烟的人根本就不会接受你。韩信一下失了兴致,把烟在书桌上摁灭了,剩下一小截烟头被他夹在指尖把玩。

他安静的和萧何并排坐了一会,听着电脑里传出的游戏声和萧何手指敲打键盘的声音,莫名的有点烦躁,眼前闪过李白夹在手指间玩弄的那根笔,他摸了摸兜,空的,恐怕是放在教室里了吧。他的视线从手中的烟移动到了桌上那盒巧克力上——自己做的那盒。韩信随手把烟头扔进了垃圾桶,把那盒巧克力抱到腿上拆了开来。萧何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接着打他的游戏。

韩信没管他,自顾自的拿起巧克力放在手心看着,一时间脑海里一片空白,没有李白,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巧克力都快要被他的视线灼化了,萧何大概是死了,终于抽出时间伸手拿走了那颗巧克力吃了,一句浪费刚出来一个字,脸色就变了大半“我擦这是谁家的姑娘胆子这么大糊了的也敢送出来!”

韩信的脸顿时黑的和巧克力一个色,他把盒子往萧何脸上摔去,也不管他接没接到自顾自爬上床睡今天第三场觉。

韩信把枕头抽出来抱在了怀里,闭上了眼睛。

要是可以的话,他真希望自己不用醒了,不用再面对这一大堆烂摊子,不用再小心翼翼的怀揣着那份卑微的感情,像个傻子一样在心里乞求着一份平等的自由恋爱。只要心里想,就可以实现的世界,多好。若是能与梦中的那人相守,就算是抛弃一切沉浸在梦中死去,也是值得的吧?


————那个,我写刀子你们会打死我吗?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