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歌吹@死鱼一条

这个人懒得没有介绍

我们仍然不知道韩信做的巧克力为什么那么苦(3.14晨)【白情三日贺】

*cp信白,邦良

*文笔渣

*懒得写了我要累死了整个一死鱼发完就去考试

*吃粮不评论的全是流氓buni






“起床啦——韩信,醒醒啊——”韩信还沉浸在周公的世界里,下意识的挥手把枕头糊在了刘邦脸上。刘邦表情猛的一僵,脚踩着梯子往上爬了一点,伸手伸到一半发现韩信只穿了内裤而且还在晨勃,要是按自己想法去提他“衣领子”只能看起来像互撸。

刘邦沉默片刻,跳下去拿了萧何的五三卷起来糊在了韩信脸上。

挺有效的,韩信醒了,而且啥也不记得,还在懵为什么自己鼻子有点痛。

刘邦很满意,觉得自己大概是天才,抓着栏杆滑了下去抱着背英语的张良自己睡了起来。

韩信坐在床上微微弯着腰,头抵着冰冷的墙面,他看着窗外那棵梧桐树和上面的鸟,看了半天反而越来越困了。

他抬手把凌乱的长发撩到耳后,手指按压着太阳穴,迷迷糊糊的想着昨晚做了什么事,今天感觉肾亏了一样,于是脑海里陆续闪过李白,告白,巧克力……

“操”韩信骂了一声,翻身下了床,余光看见刘邦和张良在床上腻成一团,他这条单身狗看着就烦。转过头顺便看了眼对面下铺,萧何不在,恐怕已经去教室报道。韩信感叹了一下人和人的差距,进了洗手间去洗漱,他特意把马尾扎的特别高,又把发卡往上推了推,露出大片饱满的额头。他对着镜子笑了一下,自我感觉非常棒,不知道是不是洗脸的时候脑子进水了。

收拾完自己他就出来拎了巧克力和书包往教学楼走了,过了一会又回来拿了几百年不戴的领带对着百度教程给自己系上了。

“你tm是要约会的小姑娘啊?”刘邦搂着张良的腰假装在看张良手中的书,眼睛一下一下的朝着张良的脸瞟过去,张良大概是情商的点都点给智商了,完全没发现哪里不对,刘邦又痛苦又幸福的享受这个美人在怀的早晨,昨晚也熬了夜现在和韩信差不多困,趴在张良肩上刚要睡着就被跑回来的韩信吵醒了,气的提高声音在他身后骂了一句,韩信假装没听见,不让这个大型垃圾影响自己良好的状态和心情。

整个第一节他都在假装看窗外的风景,用余光扫着身边的李白,李白趴在桌子上睡觉,可能昨晚也没睡好吧,那又是为什么,会不会是因为他昨天和自己说的那些话?韩信明目张胆的看着李白头顶的发旋走神了,老师实在不好装看不见,把他喊起来训了两句,让他到后面站着,韩信站在后面不停的看看钟表又看看李白,他总有种感觉,好像看着钟表,他就在-1s,但是控制不住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课,不知道表白了之后李白是什么反应。他手心开始出汗了,在心里骂自己怂货,但还是停不住的用鞋尖蹭着地板。

下课铃响的那一刻他还在构思怎么跟李白表白,直到李白从后门冲出去,还回头看了自己一眼,他还没意识到下课了。尽管还没有回神,他的身体这么多年已经养成了习惯,跟在李白后面就出去了,却被一个女生拉住了胳膊,他回头一看,很棒,一群人拿着巧克力等着自己呢。他没法粗鲁的推开女生,看着李白离开的身影又急又气,紧皱的眉头吓走了几个小姑娘。他想开口喊李白停下,但是有点怂了,大庭广众的,要是喊出去了,接下来要说什么,怎么一走神,李白的身影就在他视野里消失了。

这样就很好了。韩信气愤的想着,把巧克力全摔在了萧何桌子上,自己蹭着地面挪回了座位,趴在桌子上看着身边没有人的那张空桌子,鬼使神差的把李白那只钢笔握在了手里,他转了两下,状态不大好,笔很快掉了。他好像一下被抽空了全部力气,收起腿,在凳子上蜷了起来,眼神空茫,看起来好像纵欲过度的瘾君子。萧何过来碰了他两下,他抬头看了看,不是李白,于是又瘫了回去。

“怎么了,和肾虚一样。”萧何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胳膊和脸的缝隙里塞了俩巧克力“吃点吧,挺好吃的”

“不要!”韩信难得的有点孩子气,转过脸不看萧何,萧何叹着气转身准备走,袖子却被拽住了,他回头一看,韩信还趴在自己臂弯里不抬头,声音闷闷的传过来“你知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吧?我要衰了啊,咋办?”

萧何懵逼了一会,才明白这人是相思病犯了“去追啊,还能怎么办?”

韩信没理他,瘫状宛如一条咸鱼,连第二节课迟来的刘邦在他身后给他辫小辫都没发现。

结果一趴就是一节课,李白还是没来。

“李白逃课了”狄仁杰看了看找过来的韩信,表情非常严肃,要是嘴里没有叼着包子可能会显得更威严一点,现在这样只会让人觉得他迟早得胃炎。韩信还有点兴趣吐槽一下,毕竟李白不来的话,莫名的有一种躲过一劫的感觉。明知道这样拖着不是个办法,还是下意识的想要逃避面对。

果然是二而衰,韩信在床上翻滚了一圈,他下午没有课,可以在宿舍里待着了。中午李白也没回食堂。李白和他的课程表一样,下午恐怕也不会来。

“他怎么了”刘邦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宿舍的一角飘散着死气,赶紧把张良拉到自己这边的下铺把萧何赶了出去,萧何好气哦,一屁股坐在了张良大腿上,直男张良除了重什么都没感觉到,弯的刘邦反应就比较大,直接把他推了下去抱起张良放在自己腿上。

韩信没心思去管下面那仨,他就想像电影里那样失魂落魄的抽支烟,在别人来问的时候深沉的吐着烟圈,苦笑着说一句你不懂。

你不懂啊爱情的痛……

韩信对着天花板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什么,又颓然的放下,他的眼角酸涩,竟是有点想哭了。他翻过身把脸埋进枕头里,不让别人看见,也不让自己看见。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