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歌吹@死鱼一条

这个人懒得没有介绍

我们仍然不知道韩信做的巧克力为什么那么苦(3.13晨)【白情三日贺】

*cp信白,邦良

*本篇序章,极其短小,只有信白。

*文笔渣

*3.13晨

“信啊,我明天和你告白的话,你会接受吗?”李白合上作业本,钢笔夹在指尖轻盈的旋转着,李白抬脸对着身边的韩信笑,眼睛却还盯着手上翻动的笔。

“当然不会啊”韩信写着公式的笔一顿,也学着他的样子转起笔来,却是比李白笨拙了不少,他的眼睛注视着纸上的公式,刚刚的思路已经全部消失了,注意力全被身边的人吸引,连他有些凌乱的呼吸声都能引起韩信心脏的抽动。

“哈,你那是什么表情,不会当真了吧,我只是开玩笑的”李白向后仰靠在椅背上,表情淡漠,嘴角是讽刺的微凉笑容,冷冰冰的,看不到温度,他垂下眼帘,手指的动作变得缓慢,却还是避免不了钢笔脱离手指的掌控,他俯身去捡,动作看起来有那么一丝的惊慌。起身时却还是那副无所事事的颓废表情。

“这样啊……”韩信手指一错,笔滑回指尖握成书写的姿势,他低头看着试题,却发现眼神微妙的无法聚焦,眼前是一片令人不安的模糊,他忍不住伸手抓住了李白的小臂,对上人疑惑而疏离的眼,他半张的嘴又重新阖上,手指蓦地失去力气,松开了人的手臂,钢笔从书上滑到木桌上,“叮”的一声,清脆的很,他像是突然被灌入了灵魂的木偶,空洞的眼神重新有了力量,抓起笔回头看题,笔尖在纸上刷刷的扫过,纸上留下几个大气狂发的字体,字的尾梢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他看了看,又看了看,随意的卷起这一份草稿扔进了书包。

啊,我也是啊,开玩笑的。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