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歌吹@死鱼一条

这个人懒得没有介绍

我们仍然不知道韩信做的巧克力为什么那么苦(3.15午)【白情三日贺的跨时空番外】

*cp信白,这篇只有邦没有良




*文笔渣。




*不知道写什么了干脆庆贺一下番外完结。




*拖这么久是因为月考绝对不是我沉迷游戏。




然后昨晚困得要死直接发被吞掉了。


走简书吧。

http://www.jianshu.com/p/767103eed25e


评论再发一遍方便手机党……打不开的话跟我说。


我们仍然不知道韩信做的巧克力为什么那么苦(3.15午)【白情三日贺】

*cp信白,邦良


*文笔


*不知道写什么了干脆庆贺一下正文完结


*就算卵用没有也要把老公和他老婆拉出来溜溜。


*3.15午。





李白第二天清晨就回来了,怀着有点少女的心情去了教室却没看见韩信。韩信正逃了课在宿舍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呢,还把本来想补觉的萧何气的跑去了图书馆。

韩信手边的纸盒里放满了烟头,他的嘴唇干裂,张开嘴的时候有种皮肉都被撕裂开的痛感。他摁灭了最后一根烟,把空空的烟盒扔进了垃圾桶,起来换上运动服去往食堂。却在门口看见了李白,他顿时僵硬了,不知道应该转身就跑还是扑上去抱住他。李白在和刘邦说话,表情有点紧张,他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去,站在原地不动,连几个平时玩的很好的朋友的问好也忽略了。倒是李白听见有人喊韩信,转头看了过来,唇角的笑容加深了几分,明明是很有感染力的笑容,韩信却忽的感到眼角有点酸涩,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又被李白拉住手拽了回去。

韩信僵硬着身体,被李白拉着去打饭,从刘邦旁边经过的时候给了刘邦一个求救的眼神,刘邦特别明显的转过头去假装没看见,气的韩信隔得老远给他竖了个中指。刘邦一点不在意的邓摇了片刻,拖着临时找来的基佬紫帮手并他的媳妇一起回了宿舍。

另一边李白拉着动作僵硬的韩信坐下,韩信刚放松下来,李白就侧过头来问他昨天收到了多少巧克力。韩信吓了一跳,手一抖把刚夹上的肉掉回去了,对此,李白嗤笑了一声,韩信有点尴尬,赶紧把问题抛了回去。

“我啊?不记得了,反正我都给舍友了……可惜没收到我想要的那份”韩信猛地抬起头,李白手撑着下巴,侧头看着他,对视了片刻便移开了视线,脸竟是有点红了。韩信只觉得心脏停跳了一瞬间,然后蹦的更加欢快了,他感觉脸有点热,也转过眼看着餐盘,似乎突然对手里的筷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两个人静静的坐了一会儿,即使在喧闹的食堂里,韩信总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大的有些太清晰了,他有些坐不住,忍不住抬眼去看李白。那人的眼神飘忽,脸上有一抹可疑的红晕,纤长的手指不停的绕起耳边翘起的那缕棕色的发,似乎感受到他的视线,李白的视线往这边移了一下,发现韩信一直看着自己,立刻转头看向了相反的方向,露出的脖颈有点泛红。韩信看着这反应,有点懵,还有点高兴,咬着筷子沉思片刻,把筷子“啪”的扔在桌子上,拉着李白的手腕把他拽了起来往外面跑。

韩信有点忐忑,睡眠不足导致他的大脑一片混乱,他怕李白问他要干什么,现在的他是回答不出来的,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说一句干你敷衍了事。

好在李白什么都没问,自己握住了韩信的手,韩信脚步一顿,随即装作没有什么事情的样子加快了脚步,分明的感到手上黏糊糊的,也不知道是谁出了汗。

韩信一边拉着李白往宿舍跑一边担心李白嫌弃自己乱七八糟的床铺,又想起这两天自己抽的那些烟一点没收拾,不禁涌起拽着李白就跑的冲动。可是这会已经到了门口,再跑反而有点不对,韩信强做淡定,拉着李白进了屋子。然后发现宿舍被整理过了,什么东西都整整齐齐的,看起来都有点像女生宿舍了。韩信懵逼了一会儿,就听见李白调侃他们宿舍里是不是有嫁过来的姑娘了。

韩信忍不住像往常一样回了他一句“不就是你吗?”然后看见李白的表情有点奇怪,耳根有点发红,韩信看了一眼,又移开了视线,脸也有点发烫。

“你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过了一会李白幽幽的开口,韩信这才发现他们两个手牵着手在门口站了半天,一时激动甩开了李白的手侧身让他进来。没想到李白反应极大,扑过来死死的握住了他的手。他闷哼一声,李白这一下把他怼在门上了,大腿还插进了他两条腿之间,姿势有点暧昧,然而韩信还没反应过来,还自顾自的心疼自己被攥的骨头都有点痛的手。等到李白反应过来松开手后退开来的时候,韩信刚刚发现有哪里不对,他看着李白伸手捂住了脸,突然有点不懂自己这位哥们脑袋出了点什么问题。不过还是抓紧机会去书桌上拿了那盒巧克力塞在李白怀里,好在自家队友辅助打的强悍,连巧克力都给他包好了,韩信没有想到会有什么阴谋,他只是期望那些家伙把巧克力换成刘邦那种而不是他自己的,没什么原因,就是实在太苦了。

韩信平复了一下情绪,深呼吸两口打算告白,结果看着李白修长的手指挑开那个打的十分漂亮的蝴蝶结,不自觉的忘了呼吸,打好的草稿一下就乱了,演习了很多遍的告白这一下就全憋肚子里了。韩信有点委屈,然后看着李白展开那张被胶带粘着的情书,脸刷的红了,瞬间给刘邦的助攻服务刷了100个差评并决定退货。

这是自己写的第一封,文笔乱七八糟用词极其令人羞耻而且包含了很多的荤话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韩信现在非常后悔,他前天晚上应该把纸撕的碎一点或者干脆把刘邦撕的碎一点,就能避免现在的尴尬了。

李白一本正经的看了情书,又抬头看看韩信,根据纸张这个裂痕他就能看出来这是韩信丢了不要的版本,但是看着韩信已经变得和头发一个色的脸以及生无可恋的表情,李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劣根性想折腾他一下。

于是他把情书糊在了韩信脸上,抱起胳膊坐在了床铺上,对着拿着纸的韩信扬了扬下巴“读出来,不然我不接受。”

愚蠢的韩信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已经答应了,只顾着生无可恋的把这篇在他眼里堪比小学生日记的情书念了一遍,为了掩饰尴尬表情极其严肃,忽视不正常的肤色大概就是发表着论文的老学究了。

李白也意思意思一脸严肃的听着,看韩信一会卡壳一会绝望的咳嗽一声跳过某些片段,终于忍不住抖着肩膀笑了起来,起身过去搂了下韩信的肩膀说了句我接受了。

韩信吓得手一抖又把情书撕成了两半,他还有点懵,但这不妨碍他对这天大的喜讯表达他激动的心情,他抱起李白转了两圈,然后因为刚刚紧张到缺氧,体力不支和李白一起摔在了床上。

李白的脸就在他的眼前,嘴角挂着熟悉的,又有着微妙不同的笑容,韩信只觉得心被轻轻的瘙了一下,他忍不住凑过去碰了碰李白的唇来缓解这种悸动。

李白笑的很开心,也凑过来亲了他一下,凌乱的短发蹭着韩信的额头,于是韩信也笑了起来,收紧了搂在李白腰上的手臂。

“李白,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韩信。”

他们现在还这么年轻,而一辈子,长的令人发慌,很多事情,他们可以慢慢的,一起去做,一起去想。



————没了!!!!!是不是甜啊你们说!!!后面可能还有番外,嘀嘀嘀的那种,如果开起来了我就发,翻了的话,嗯……

【回头一看日期打错了可把我难受死了赶紧改改】

我们仍然不知道韩信做的巧克力为什么那么苦(李白特别篇)【白情三日贺】

*cp信白,邦良

【本篇含有少量双兰虽然我没点明木兰,你们也可以把长恭想着的人当成我我一点都不介意甚至很欢迎。】

*文笔

*真的困死我了,这篇有点乱了。

*我放弃了劝你们评论。慢慢吃小心噎着

*李白的3.14。


“我今天出去住一个晚上。”李白扒拉着衣柜里的衣服,挑了套西服穿上了,回头对着落地镜照了照,人模狗样的,挺好,估计走个路就能迷倒一群妹子。

李白抹了把头发,去洗手间把高长恭的发胶拿出来,撩起刘海固定住了。回头看高长恭,他眼睛还盯着手上的盒子,看都没看他一眼,自然也没有什么介意的意思。

但是李白就觉得没意思了,他走过去试着抽了下盒子,没有得手,立刻后退一步躲过了划过来的刀刃。高长恭表情没什么变化,不如说李白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表情,只能从他露出的眼睛里透出的杀气感觉到他非常不爽。

高长恭一甩手腕把袖剑收回去,又低头呆滞的看着那盒巧克力。

李白站着看了他一会,觉得没趣,把发胶扔在他手边,双手插兜走了出去,在门口又被高长恭叫住了。

“不用回来了,去你家男朋友那住”声音比起之前的压抑,透出一股坚定而随性的味道,同时伴随而来的是金属欢快的摩擦声,李白不想去看他又在摆弄什么违禁品,总之这人应该是没事了,八成还要把人妹子拐回宿舍做什么肮脏的事。

罢了。李-妇女之友-白决定放过他,毕竟这人抱着巧克力已经僵直了一个早上,李白出门上课时他是什么姿势,回来时他还是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只有手在盒子上一遍遍抚摸着,动作轻柔的好像在抚摸他那些放在心尖上的刀,表情虽然看不见但大抵也是温柔至极的。就好像怀里抱着自己的爱人……

爱人。

李白的眼神一黯,下意识的摸了把裤兜没有找到烟,骂了一声之后从花丛里顺了根草叼着。

高长恭这样大概是要脱离单身大队了,真好啊,喜欢的人是女孩子什么的。李白低垂着眉眼,在长廊的阴影处停下了脚步。如果自己或者韩信随便哪一个是女人就好了,那样现在也不会有这种事。

他人皆道李白是超脱世俗的谪仙,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不是那种洒脱的,没有烦恼的人。李白固然可以无视他人的责备,忍受生活的困苦,抛下自己现时的一切去往远方,却是无意间为一人拴住了双腿,仅是一时的纵容,再有了意识时,却发现自己的翅膀早因自己迷惑于那人给予的温暖而自愿折断了。恐惧于从未感受过的奇异心情,想要反抗,想要抛下一切再次离开,却发现自己终是被无形的锁链束缚在了那人身边,再也离不开了。李白深切的知道,自己离开韩信,或许会陷入疯狂的思念和悲切,失去理智而走向堕落。可对于韩信呢?自己只是大群朋友中资历比较老的一个罢了,并不是什么必要的存在,就算是离开了,也只是会让他皱一下眉头然后继续自己的生活,这种程度而已吧。

更何况……李白一拳砸在了墙上,随即脱力了一样靠着墙坐下,咬着唇扬高头不让眼泪落下。韩信最近在疏远自己,他总是在自己靠近时躲开,拒绝自己的邀请,有时候甚至不接电话。李白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破绽了,但韩信大概是已经知道他的心意了,今天的试探是给自己最后的机会了,想要一份肯定的答复,想要一份继续留下来的理由。天知道他被拒绝时到底是怎么忍住几乎涌出眼眶的泪水的。“开玩笑的”这种轻飘飘的话说出去,他心里反而越发沉重了。李白已经办理了转学手续,今天说是出去住也是要去找一套房子,既然韩信已经不需要自己了,他便没了留下的必要,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自欺欺人的用他偶尔的关心来催眠自己,让自己相信韩信是喜欢自己的,至少也有那么一点在意。

但是现在梦也该醒了,他们都是独立的大人了,韩信说不定已经有了喜欢的女生,与其留在他身边强颜欢笑为他出谋划策,还不如远离他,实在忍不住,躲在暗处悄悄的看上一眼,说不定他就可以满足了……

李白在墙边坐了一会儿,平复好了心情,起身翻墙逃了出去,刚刚哭的有些腿软,落地时竟然摔了一下。他撩起裤腿看了看,没什么大碍。随即想到幼时也和韩信翻过墙,当时自己还没有韩信高,摔下去之后崴到了脚,韩信便骂骂咧咧的背着他去医务室。或许就是那时喜欢上的吧,那是李白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他人的关心,不用躲在黑暗里自己舔舐伤口,而是将一切交托给别人,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现在开始就没有了。李白勾了勾唇角,平时洒脱的表情现在倒显得有些狼狈而脆弱了。他整理了一下有些狼狈的衣服,打车去了新学校附近观察情况。

虽然有看中的出租屋,今天晚上还是要住在旅馆的。李白光裸着身子在浴室里拖地,听见手机的声音放下拖布走了出去,拿起手机一看,是刘邦的号码。对于那个韩信憧憬着信任着的人,李白有很深的印象,并且下意识的将他当做情敌对待,于是开口的语气不禁有点冲。

“什么事?”大概是让刘邦不爽了,他啧了一声,随即传来了纸张翻动的声音,李白等了一会,几乎想要挂掉的时候,对面的人才开口。只一句就让他乱了呼吸的节奏

“李白,你是不是喜欢韩信?”李白有点窒息,他忙着调整呼吸,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在刘邦也没想要答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韩信喜欢你,今天还做了巧克力要给你表白但是没找到你人呢——现在气的睡了。”

这一发直球甩的有点突然,直接把李白砸懵了,他一时间开始怀疑今天到底是情人节还是愚人节。对面的刘邦又重复了一遍,也没想等他答复,自顾自挂了电话,李白举着电话沉默了。他不知道刘邦是不是骗他的,李白很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又怕这只是个谎言,自己绝对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了。纠结归纠结,李白还是穿起了衣服准备退房回去看看,想起来高长恭的那一句不如说是威胁的嘱咐,又把衣服脱了下来,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试图熬过这注定无眠的一晚。


————一天三更的高产咸鱼

我们仍然不知道韩信做的巧克力为什么那么苦(3.14暮)【白情三日贺】

*cp信白,邦良

*文笔渣

*困死我了

*好气哦一群流氓【叉腰】

*3.14傍晚



韩信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张良正坐在他脚边迎着暮光看书,刘邦在下铺一声声叫着张良的字。韩信有点起床气,被刚刚的梦吓到又迫切的想找什么来慰藉一下自己。嫌他吵就往床上踹了一脚,好在隔着被子,倒没有特别痛,只是床摇晃了两下换来刘邦的一声傻逼。他正在扎睡乱的头发,因为李白的事本来就烦的要死再加上起床气几乎要突破那么一点习惯性的畏惧无视刘邦的威慑下去揍死他,可惜刚起身就被张良推回了床上,头磕在了床头上,他抽了口冷气,重新坐起身揉了揉头,给了人一个疑惑的眼神,张良摇了摇头,张口要说话,又因为嘴里含着的东西险些滑落闭上了。

“张良你吃的什么?”韩信被脑后的疼痛整的有点懵,而且他的腿一直被张良压着,真的挺难受,他还不敢把人掀起来,只好想办法把人从自己身上劝下去。

“巧克力。”张良垂下眼睑,目光似乎穿透了床铺看着下面的刘邦,表情和刘邦做的那种巧克力一样甜,整个人都加上了粉红色飘着花的背景。下面的刘邦似乎意识到了,安静下来正经的邀请张良出去吃晚饭。张良唇角无意识的笑容在单身信的眼里刺眼极了,空气中的味道甜腻的韩信有点想吐。他又想到了李白,下意识的想找点事情转移注意力,有点烦躁的把腿从张良屁股底下抽出来三两下爬下了床。萧何在下铺玩手机,他过去抽走了手机顺便牵走了萧何,萧何被他拖到门口,终于反抗了一下,指了指里边,表情神秘的韩信以为他们是在接头的特务“不给君主放开吗?”

韩信跟着朝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刘邦背对着门口被绑在床头,用的是很细的绳子,似乎就是昨天绑巧克力的那种,刘邦似乎完全不觉得哪里不对,翘着二郎腿,在他们离开后嘴里唱歌一样一遍遍重复着张良的名字,看起来完全没有挣开的打算。

韩信转回来和萧何对视,他皱了皱眉,被萧何影响也压低了声音:“他俩干什么呢?”

萧何撇撇嘴,对着韩信翻了个白眼“小夫妻情趣,我不懂。”

韩信又转头看了看还在抖腿的君主,打心底觉得自己宿舍住了两个神经病真是太可怕了,赶紧拉着唯一正常的萧何跑掉了。

“君主他需要去精神科了”韩信嘟囔着,拉着萧何跑了一段,随即因为没有目的地而放慢了脚步。

“赞同……他给了张良巧克力还非得给咱俩一份,说是张良脸皮薄这样容易接受”萧何一脸的生无可恋,从口袋里掏了块巧克力来吃。

“嗯?我没看见啊?”韩信停下了脚步,根据他昨晚看到的,刘邦那份应该是很好吃的,他倒是有点想尝尝了。

“哦,我不是说了吗,他给了咱俩一份。把巧克力给了我,盒子给了你,你睡觉时候压扁了好像”萧何嚼着巧克力,声音有点模糊。

“哈?”韩信猛地拔高了声线,他有点气,多少年的交情了,他竟然连个人情巧克力都拿不到。这就让他联想到了自己这么多年跟在李白身边,他是不是也从来就没有接受过自己,是不是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必要的存在?韩信有点呼吸困难,他后退两步靠在了墙上,眼神涣散的瞅着走廊掉了漆的墙壁。

“没关系的吧,反正姑娘们都争着抢着给你送巧克力”萧何没想到韩信反应这么大,眨了眨眼睛,为了压惊又把一块巧克力放在了嘴里。

“我……我自己静静”韩信转了转眼球,强行压下了心头的不适感,晃荡着去商店买烟,和收银的小妹多聊了一会,出来之后天有点暗了。他没什么吃饭的心情,点起烟回了宿舍,刘邦和张良已经出去了,剩下萧何一个人开着笔记本打lol,看见他嘴里的烟皱了皱眉“灭了再进来”

韩信嘀咕了一声矫情,又想到李白绝对不会在意这种事,顿时心里又憋屈了。那又有什么用?能在你旁边看着你抽烟的人根本就不会接受你。韩信一下失了兴致,把烟在书桌上摁灭了,剩下一小截烟头被他夹在指尖把玩。

他安静的和萧何并排坐了一会,听着电脑里传出的游戏声和萧何手指敲打键盘的声音,莫名的有点烦躁,眼前闪过李白夹在手指间玩弄的那根笔,他摸了摸兜,空的,恐怕是放在教室里了吧。他的视线从手中的烟移动到了桌上那盒巧克力上——自己做的那盒。韩信随手把烟头扔进了垃圾桶,把那盒巧克力抱到腿上拆了开来。萧何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接着打他的游戏。

韩信没管他,自顾自的拿起巧克力放在手心看着,一时间脑海里一片空白,没有李白,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巧克力都快要被他的视线灼化了,萧何大概是死了,终于抽出时间伸手拿走了那颗巧克力吃了,一句浪费刚出来一个字,脸色就变了大半“我擦这是谁家的姑娘胆子这么大糊了的也敢送出来!”

韩信的脸顿时黑的和巧克力一个色,他把盒子往萧何脸上摔去,也不管他接没接到自顾自爬上床睡今天第三场觉。

韩信把枕头抽出来抱在了怀里,闭上了眼睛。

要是可以的话,他真希望自己不用醒了,不用再面对这一大堆烂摊子,不用再小心翼翼的怀揣着那份卑微的感情,像个傻子一样在心里乞求着一份平等的自由恋爱。只要心里想,就可以实现的世界,多好。若是能与梦中的那人相守,就算是抛弃一切沉浸在梦中死去,也是值得的吧?


————那个,我写刀子你们会打死我吗?



我们仍然不知道韩信做的巧克力为什么那么苦(3.14晨)【白情三日贺】

*cp信白,邦良

*文笔渣

*懒得写了我要累死了整个一死鱼发完就去考试

*吃粮不评论的全是流氓buni






“起床啦——韩信,醒醒啊——”韩信还沉浸在周公的世界里,下意识的挥手把枕头糊在了刘邦脸上。刘邦表情猛的一僵,脚踩着梯子往上爬了一点,伸手伸到一半发现韩信只穿了内裤而且还在晨勃,要是按自己想法去提他“衣领子”只能看起来像互撸。

刘邦沉默片刻,跳下去拿了萧何的五三卷起来糊在了韩信脸上。

挺有效的,韩信醒了,而且啥也不记得,还在懵为什么自己鼻子有点痛。

刘邦很满意,觉得自己大概是天才,抓着栏杆滑了下去抱着背英语的张良自己睡了起来。

韩信坐在床上微微弯着腰,头抵着冰冷的墙面,他看着窗外那棵梧桐树和上面的鸟,看了半天反而越来越困了。

他抬手把凌乱的长发撩到耳后,手指按压着太阳穴,迷迷糊糊的想着昨晚做了什么事,今天感觉肾亏了一样,于是脑海里陆续闪过李白,告白,巧克力……

“操”韩信骂了一声,翻身下了床,余光看见刘邦和张良在床上腻成一团,他这条单身狗看着就烦。转过头顺便看了眼对面下铺,萧何不在,恐怕已经去教室报道。韩信感叹了一下人和人的差距,进了洗手间去洗漱,他特意把马尾扎的特别高,又把发卡往上推了推,露出大片饱满的额头。他对着镜子笑了一下,自我感觉非常棒,不知道是不是洗脸的时候脑子进水了。

收拾完自己他就出来拎了巧克力和书包往教学楼走了,过了一会又回来拿了几百年不戴的领带对着百度教程给自己系上了。

“你tm是要约会的小姑娘啊?”刘邦搂着张良的腰假装在看张良手中的书,眼睛一下一下的朝着张良的脸瞟过去,张良大概是情商的点都点给智商了,完全没发现哪里不对,刘邦又痛苦又幸福的享受这个美人在怀的早晨,昨晚也熬了夜现在和韩信差不多困,趴在张良肩上刚要睡着就被跑回来的韩信吵醒了,气的提高声音在他身后骂了一句,韩信假装没听见,不让这个大型垃圾影响自己良好的状态和心情。

整个第一节他都在假装看窗外的风景,用余光扫着身边的李白,李白趴在桌子上睡觉,可能昨晚也没睡好吧,那又是为什么,会不会是因为他昨天和自己说的那些话?韩信明目张胆的看着李白头顶的发旋走神了,老师实在不好装看不见,把他喊起来训了两句,让他到后面站着,韩信站在后面不停的看看钟表又看看李白,他总有种感觉,好像看着钟表,他就在-1s,但是控制不住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课,不知道表白了之后李白是什么反应。他手心开始出汗了,在心里骂自己怂货,但还是停不住的用鞋尖蹭着地板。

下课铃响的那一刻他还在构思怎么跟李白表白,直到李白从后门冲出去,还回头看了自己一眼,他还没意识到下课了。尽管还没有回神,他的身体这么多年已经养成了习惯,跟在李白后面就出去了,却被一个女生拉住了胳膊,他回头一看,很棒,一群人拿着巧克力等着自己呢。他没法粗鲁的推开女生,看着李白离开的身影又急又气,紧皱的眉头吓走了几个小姑娘。他想开口喊李白停下,但是有点怂了,大庭广众的,要是喊出去了,接下来要说什么,怎么一走神,李白的身影就在他视野里消失了。

这样就很好了。韩信气愤的想着,把巧克力全摔在了萧何桌子上,自己蹭着地面挪回了座位,趴在桌子上看着身边没有人的那张空桌子,鬼使神差的把李白那只钢笔握在了手里,他转了两下,状态不大好,笔很快掉了。他好像一下被抽空了全部力气,收起腿,在凳子上蜷了起来,眼神空茫,看起来好像纵欲过度的瘾君子。萧何过来碰了他两下,他抬头看了看,不是李白,于是又瘫了回去。

“怎么了,和肾虚一样。”萧何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胳膊和脸的缝隙里塞了俩巧克力“吃点吧,挺好吃的”

“不要!”韩信难得的有点孩子气,转过脸不看萧何,萧何叹着气转身准备走,袖子却被拽住了,他回头一看,韩信还趴在自己臂弯里不抬头,声音闷闷的传过来“你知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吧?我要衰了啊,咋办?”

萧何懵逼了一会,才明白这人是相思病犯了“去追啊,还能怎么办?”

韩信没理他,瘫状宛如一条咸鱼,连第二节课迟来的刘邦在他身后给他辫小辫都没发现。

结果一趴就是一节课,李白还是没来。

“李白逃课了”狄仁杰看了看找过来的韩信,表情非常严肃,要是嘴里没有叼着包子可能会显得更威严一点,现在这样只会让人觉得他迟早得胃炎。韩信还有点兴趣吐槽一下,毕竟李白不来的话,莫名的有一种躲过一劫的感觉。明知道这样拖着不是个办法,还是下意识的想要逃避面对。

果然是二而衰,韩信在床上翻滚了一圈,他下午没有课,可以在宿舍里待着了。中午李白也没回食堂。李白和他的课程表一样,下午恐怕也不会来。

“他怎么了”刘邦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宿舍的一角飘散着死气,赶紧把张良拉到自己这边的下铺把萧何赶了出去,萧何好气哦,一屁股坐在了张良大腿上,直男张良除了重什么都没感觉到,弯的刘邦反应就比较大,直接把他推了下去抱起张良放在自己腿上。

韩信没心思去管下面那仨,他就想像电影里那样失魂落魄的抽支烟,在别人来问的时候深沉的吐着烟圈,苦笑着说一句你不懂。

你不懂啊爱情的痛……

韩信对着天花板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什么,又颓然的放下,他的眼角酸涩,竟是有点想哭了。他翻过身把脸埋进枕头里,不让别人看见,也不让自己看见。


我们仍然不知道韩信做的巧克力为什么那么苦(3.13夜)【白情三日贺】

*cp信白,少量邦良。

*文笔渣

*前半段是因为听的歌有点悲伤所以……【土下座】

*3.13夜。

*即使没有一点关系也忍不住把我老公拉出来溜溜。

说实话白天的事对韩信影响很大,不管怎么说,李白也是他要死要活的喜欢了六年的人,虽然是磕磕绊绊的几次转学才凑到一个学校,真正相处的时间倒也没有多少。不过不只是女生,男孩子也会喜欢这种浪漫主义调调的剧情——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的话。

可是他们没有,现在的韩信还在单相思阶段,并且心中充满了叛逆期青年独一份的矜持,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和一个自己做了六年哥们又莫名其妙的喜欢了六年的人相处。平心而论,李白本来就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他骨子里有着剑客那一份随时可以抛下一切浪迹天涯的洒脱,看起来既像是极有城府,面目都透出一股不符合年龄的沧桑,却又有着那种涉世未深的孩童一般澄澈的双眸,让人打从心底坚信着没有任何事可以撼动这个人的心灵,让他失去那一份洒脱自如的态度,让他露出无所适从的表情。

他只要坐在那里,自然的会让人联想到诸如自由,浪子,这样的词。可能是因为李白分崩离析的家庭,早早就独立出来的他,总是给人一种没有归属的孤独感,被李白那温柔的笑容包裹着,在他人看来,便是那令女生们纷纷倾倒的洒脱自在了。

李白总是笑着,或许冷淡疏离,也或许是热烈而满含喜悦,但即使是一直站在他身侧的韩信,也看不出他真实的性子到底是如何,也猜不出他被洒脱面具覆盖的英俊面庞上是不是早已布满了泪痕。

这一点,这种想要将痛苦一个人承担,既保持着对他人冷漠疏离的态度,又在言行间不自觉流露出的那种对人一视同仁的温柔和关心,就如同九天之上的谪仙一般,着实是令韩信着迷。

但他想,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韩信在床上翻了个身,手伸到枕头下摸索了一阵,拉出一个手机,拔掉充电线,然后按亮了屏幕,锁屏是韩信和李白曾经一起看过的那一片大海,他还能想起来不少那时候的事。李白在地上写下的诗句,李白和自己一起建起来,又被海浪冲垮的那一座沙堡,李白赤脚坐在礁石上对着自己展开的那片与日争辉的笑颜……

韩信闭了闭眼,在密码那一栏写下了李白的名字,咔的一生,屏幕亮了一个色度,韩信眯起了眼睛,忍不住挪动手指隔着屏幕去抚摸屏幕上李白那活泼开朗的笑容。

活泼的,韩信在心里默念一遍,李白的表现一直很优雅,到了一种趋于完美的地步,看起来反而有些不似人类了,就如同刘邦说的,那更像是按照程序在微笑的人偶。唯有在自己面前的那些表情,一颦一笑,哪怕只是眼珠的一下转动,睫毛的一下轻颤,在韩信看来,总是那么鲜活。如同黑白的完美素描像突然被涂抹上了最热烈的颜色,那种表情的转变,是爆发性的,好像是高度数的烈酒,只是一瞬的浅尝,就冲击的韩信溃不成军。

也就是这种极大的反差,让韩信总觉得自己这份肮脏的不伦爱恋总有被回应的一天。虽然理智上讲,韩信很相信李白不会喜欢自己,甚至会觉得怀抱着这样不洁情感的自己恶心透了,但是,就算只是那么一点的可能,韩信还是想尽办法的从生活的每一处角落强行拼凑出【李白在意自己】这一份假象,或许只是用以聊藉自己日益空乏的冰冷内心吧。

下铺的张良翻了个身,韩信的思绪一顿,然后就再也接不上了,他有些慌乱的熄了屏幕,感叹了一句果然黑夜使人多愁善感,闭上眼准备睡觉,然而根本睡不着,他想了想,情人节李白不和自己表白,那就自己去表好了嘛,失败了就想办法劝回来,李白看起来很凉薄,但也是个有着骨血义气的男子啊,总不至于因为一次告白就和自己绝交,大不了就说自己是和别人告白被拒绝了来调戏一下他“回报”一下昨天的调戏。他觉得好像可行的要命啊,于是刚涌上的睡意又被兴奋冲没了。他一下从一个无病呻吟的文艺青年变成了一个充满干劲的实干家,他边想着被拒绝以后的说辞,边套上衣服爬下了床。

他可能得去一趟家政教室,这个时间恐怕没有开着的店铺,他记得挺清楚的,那会李白偷喝了点酒获得了【胆量+400弱智+250】buff,在他们一群损友的怂恿下去摘高长恭的面具,获得了一脸和了巧克力的面粉和夹架在脖子上的菜刀。当时的姿势实在是暧昧,旁边的女孩子叫的好像看见了上帝,莫名就很烦躁,过去拉开了高长恭又去冰箱里拿了份新的巧克力给他,就是那会看见,家政教室的冰箱里有不少巧克力。不知道是不是常备的,但是现在自己也就只能这样碰碰运气了。

走进了才看见,灯亮着。门口的大爷恐怕以为又是那个老师起来吃夜宵也没上来看看,他探头看了眼,看见一头凌乱的紫毛和男人赤裸的上身。韩信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唾弃自己刚刚脑海里略过的是不是有人在情趣play的念头,男人回头看了看他露在门框边上的脸,他只好走出来,有点尴尬的打了个招呼,因为刚刚想了点不大好的东西,现在多少有点心虚,顿时不知道眼睛应该往哪放了。

“韩信?你来干嘛?”男人支在桌上的手臂一用力,坐上了案板,手指间夹着一块快要融化的巧克力,等了会没有听见回答,自顾自抬手将巧克力送入口中,咂了咂嘴,把剩下的液体一并舔了下去,韩信微妙的觉得他的表情有点色情,特别是他几乎没穿衣服。

“那个,君主,你把衣服穿上呗”韩信还是忍不住了,他尽量委婉的提出了建议,然后被人按住扒了上衣。

“穿上了,然后?你来干嘛?”刘邦似乎毫不觉得有哪里不妥,随手把衣服套上,又转过去吃了块巧克力,说活间还老是突然停顿下来吮两口,发出的水声老让韩信想到些不好的东西,从而想打他一拳,偏偏当事人一举一动都透着理所当然的感觉,然而最气的是,韩信也确实早就习惯了。

“你在干嘛?”韩信看了看桌上的巧克力液和人放在一旁的裤子上换个颜色就是偷情证明的褐色液体,嘴角抽了抽,要是看不出来他就是傻子了。

“做告白巧克力”刘邦没回头看他,自顾自的练习着包装带的系法。韩信真是奇怪了,这人说这种话真的不会觉得别扭吗?“你也是吧。”

这种洞悉了一切的调调挺欠揍的,韩信一再平复情绪,才挤出一点笑容“对,”为了不让话题继续留在自己身上,他又抛了个问题回去,丝毫没发现自己在拖自己下水“君主是给谁做的?”

刘邦没有说话,韩信估测他终于有那么点羞涩了,就被一块木牌砸到了鼻子。韩信接下来一看,刻的是张良的画像和单字一个“良”,他感叹了一下手还挺巧,然后被冷汗打湿了后背。他试图平复一下心情然后发现卵用没有,他看了看刘邦,又看了看牌子,自然的联想到平时刘邦对张良和对自己萧何完全不是一个态度的,又想到诸多的偏袒和照顾,一下子醒悟过来自己和一个丝毫没掩藏自己性向的基佬住了四年宿舍,然后什么都没发现。

大概是多年来一直沉浸于对李白的爱恋无法自拔完全没发现哪里不对,他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刘邦过来拿走了牌子,在他面前亲了一口,对着那画像,韩信整个人都僵硬了,那个不着调但是其实很可靠的君主,此刻浑身都散发着几乎要实质化的被称为恋爱的酸臭味的气息,他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刘邦似笑非笑的看过来,他忍不住抖了一下。刘邦一脸你不至于吧,抬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放心吧,我长情的很,这辈子就他一个了,至于你……”刘邦看了看韩信赤裸的上身嗤笑了一声。韩信立刻回神了,并意识到自己被侮辱了一下,于是玩笑的抬腿踹了下他的小腿“妈的我还真没想到啊……”

刘邦翻了个白眼“你知道有屁用,得看明天子房他……”刘邦卡壳了,看着木牌就不动了,表情少见的有点狼狈,但是这次韩信真没法笑他,他俩这下是同病相怜了,他真想和他喝个啤酒感叹一下生活,可惜有正事要做。

“君主啊,教我做巧克力呗?”说起来君主这个称呼还是当初他们寝室四个人一起参演舞台剧练了一个月顺口的习惯,谁也没想到这个称呼一叫就是三年,不过这么叫之后刘邦确实变得好说话了一点这个倒是无可厚非的,现在叫出来多少带了点恳求的味道。

刘邦咬着巧克力睨了他一样,去冰箱里拿出凝固了的巧克力利索的装盒,把木牌扔进去,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他吹了个口哨,拎起那两盒巧克力就走了,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给了他一个怜悯的眼神“抱歉啊,我得回去补眠,我可不想顶着黑烟圈告白”然后就走了,特别潇洒。韩信忍不住一脚踢到了桌脚上,却把自己疼的倒抽冷气。

他坐了一会,任命的拿手机查了查大体做法,一脸懵逼的做了起来,最后他装盒带出去的时候,也没有搞懂为什么都是按照步骤来的自己的巧克力就是很苦呢,最后十分直男的认为大概本来就是这个味,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回了宿舍,躺下之后看着那袋巧克力就是睡不着,起来下床去写个情书,却发现张良床上躺了两人,吓得他手一抖把钢笔掉地上了。张良翻了个身,从刘邦怀里出去了,一瞬间韩信以为自己要被刘邦用视线戳死了,他淡定的假装没看见,回身写了个情书,洋洋洒洒的一大篇,他看了看觉得不大好啊,看起来矫情死了,干脆的撕了又写了篇短得多的折吧折吧塞进去了。

完事了就爬回床上去了,脑袋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像是李白会不会嫌弃自己的文笔,会不会接受什么的,想着想着竟然毫无障碍的就睡着了,梦里全是李白的笑颜。

总之,一切都看明天吧……


我们仍然不知道韩信做的巧克力为什么那么苦(3.13晨)【白情三日贺】

*cp信白,邦良

*本篇序章,极其短小,只有信白。

*文笔渣

*3.13晨

“信啊,我明天和你告白的话,你会接受吗?”李白合上作业本,钢笔夹在指尖轻盈的旋转着,李白抬脸对着身边的韩信笑,眼睛却还盯着手上翻动的笔。

“当然不会啊”韩信写着公式的笔一顿,也学着他的样子转起笔来,却是比李白笨拙了不少,他的眼睛注视着纸上的公式,刚刚的思路已经全部消失了,注意力全被身边的人吸引,连他有些凌乱的呼吸声都能引起韩信心脏的抽动。

“哈,你那是什么表情,不会当真了吧,我只是开玩笑的”李白向后仰靠在椅背上,表情淡漠,嘴角是讽刺的微凉笑容,冷冰冰的,看不到温度,他垂下眼帘,手指的动作变得缓慢,却还是避免不了钢笔脱离手指的掌控,他俯身去捡,动作看起来有那么一丝的惊慌。起身时却还是那副无所事事的颓废表情。

“这样啊……”韩信手指一错,笔滑回指尖握成书写的姿势,他低头看着试题,却发现眼神微妙的无法聚焦,眼前是一片令人不安的模糊,他忍不住伸手抓住了李白的小臂,对上人疑惑而疏离的眼,他半张的嘴又重新阖上,手指蓦地失去力气,松开了人的手臂,钢笔从书上滑到木桌上,“叮”的一声,清脆的很,他像是突然被灌入了灵魂的木偶,空洞的眼神重新有了力量,抓起笔回头看题,笔尖在纸上刷刷的扫过,纸上留下几个大气狂发的字体,字的尾梢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他看了看,又看了看,随意的卷起这一份草稿扔进了书包。

啊,我也是啊,开玩笑的。